人物访谈稿对话张宏杰 探索历史的另一面

  • 来源:互联网
  • |
  • 2019-10-06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不知道为什么,从《甄嬛传》《还珠格格》,到最近很火的《延禧攻略》,编剧们都喜欢把宫斗戏放到清代,特别是雍正乾隆时期。这其实是非常不符合历史真实的。

  清代后宫和中国历史上其他时期的宫廷不太一样。清代宫廷的特点是沉闷、刻板、规模小规矩多,鲜有其他朝代比如唐代明代那么多引人注目的宫斗故事传出。

  现在,我们影视剧市场的问题也许不是戏说太多,而是正说太少。在我们文化产品生产过程中,很多题材受限制太多。如果正面的,严肃的,反思批判历史的作品不能出现,那么出现在屏幕上的,只能是一些垃圾产品。比如说,四阿哥雍正同时出现于这么多电视剧中,却基本上都是正面的形象。它们深情演绎雍正皇帝的雄才大略、儿女情长,但是没有一部电视剧敢于反思他为一家一姓的利益钳制天下人思想,大搞这个最重要的事实。

  Q2:很喜欢你关于曾国藩的那本书,请问你觉得曾国藩给我们现代人最大的启发是什么呢?你自身有受到他的影响吗?

  老曾成了中国人“成”的典范。但是在我们这个浮躁的时代,这种学习很容易演变成一种“厚黑学”式的曲解。事实上,市面上很多流行读物对曾国藩的解读,完全是站到了曾国藩的对立面。我想做的是,立体地还原这个人,让你了解一个更真实的,因此也是更可以借鉴的曾国藩。他身上的“拙诚”气质,正是化解这个时代浮躁、巧伪的良药。

  如果你觉得自己性格中毛病太多,自我管理能力太差,你应该学习曾国藩。因为曾国藩是自我管理的大师,他可以教你如何脱胎换骨,自我完善。

  如果你想做大事,我建议呢,你先读一读曾国藩。为什么?因为现在的成,大部分都热衷于讲厚黑,似乎在中国,如果你不厚黑就不可能成功。但曾国藩不是这样。他一生做了那么多大事,凭的不是厚黑,而是“拙诚”。拙是笨拙,诚是真诚,曾国藩的人生哲学是“尚拙”。用今天流行的话来说,曾国藩身上是正能量。所谓“天下之至拙,能胜天下之至巧。”

  如果你处于中年危机中,感觉自己已经年过四十,能力下降,记忆力也不行了,也没拼劲了,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对前途充满沮丧,你应该读读曾国藩写给弟弟的一段话。曾国藩说,我四十三岁以后,在人生的许多方面,都取得了很大进步。我用自身经验证明,一个人年过四十,还是可以很大程度上改变自己的。

  Q3:朱元璋杀功臣历来受人诟病,请问朱元璋作为一国皇帝,他杀功臣是为了维护统治多一些呢?还是真有人格上的缺陷?谢谢!

  决定历国功臣命运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开国皇帝的年龄。郑宏卫在《开国功臣归宿论》中说,皇帝登基时年龄越老,对身后事就越担心,因此就越容易对功臣们动起杀机。比如刘邦,登基时已经五十五岁。因此他开了兔死狗烹的先例,开国时所封的七个异姓王,后来大部分或诛或伐,非死即亡,“至孝惠时,唯独长沙全”。相反,那些青壮年的登基者,则对控制功臣更有自信心。

  比如李世民登基时没到三十岁,刘秀不过三十一岁,而赵匡胤也不过三十四岁。因此唐太宗李世民使用功臣勋旧,并无避讳。光武帝刘秀则取消功臣实权,保全他们的厚禄。至于宋太祖的“杯酒释兵权”,更人我两便,被认为人情与形势两全,历代称为高明之举。

  朱元璋开国之时,已经年过四十,不过仍算年富力强,然而随着年龄增长和健康状态的恶化,朱元璋与功臣们共富贵的信心越来越低。

  越到老年,朱元璋越多疑。将军们日常表现中的小小不谨不敬,在朱元璋的特殊心态中都被放大成了叛逆的苗头。胡惟庸案更让他对这些无论怎么教育提醒都改不了粗野本性的将军们大为担心。他对开国元勋们的一切都越来越看不顺眼:“此等愚夫,不学无术,勇而无礼,或闲中侍坐,或饮宴之间,将以朕为无知,巧言肆侮,凡所动作,悉无臣礼。”甚至对他们的亡魂也生了提防和厌恶之心。

  一个大的计划,在朱元璋心中慢慢形成。在太子朱标死后,他选择了由太孙继位,这样,就必不可免了。

  朱元璋如此残忍,与他的独特经历有关。他少年时期,一场瘟疫导致家里人几乎死光,他没有了家,成了游方和尚,实际上就是乞丐,在大江南北乞讨了三年。家庭中为数不多的温暖和亲情没有了,他生命中惟一一点可贵的东西被命运剥夺了,只剩下饥饿、寒冷、冷眼,在他眼里,整个世界和他都是敌对的,他人对他都心怀恶意。在寒冷的冬夜,他仇恨一切穿暖吃饱的人。

  在冬季里能活下来的树木都是有角质层保护的针叶,在中长大的人都有一颗铁石的心。他们报复起别人来绝不会心慈手软。他们的经历教他们相信,世界就是一个角斗场,适者生存,强者必须消灭弱者。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无情地追求自我利益是最高法则。严酷的事实粉碎了他们身上最后一点诗意,生活告诉他们,弱者只有灭亡一条路,活下去,就必须成为强者,必须去打击、消灭、压制别人。这种人需要与任何软弱的感情做斗争。

  这种人从不指望世界会给他们任何东西,他们深信,如果继续忠于自己的生活观——即生活就是战斗,并拒绝传统道德和内心柔情的,那么他们就能实现其雄心勃勃的目标。

  因此,他们常常是狂,他们希望奴役他人,玩弄他们的感情,挫折、诽谤、羞辱他人。朱元璋难以控制他的暴力攻击、污辱他人倾向,并且行为中缺乏道德标准,没有羞耻感。他充满强烈的狂冲动,他从使他人遭受不幸与受其统治中获得满足、寻求欢乐,这是型人格的重要特征。造成这种人格障碍的原因应该是早期情感剥夺、社会歧视两大因素。朱元璋起义前很长一段半流氓式生活对他的一生也具有很大影响,这一点不容忽视。

  Q4:一直以来,乾隆盛世是被公认的封建社会高峰,被传统历史书描述成一个太平盛世,张宏杰老师的著作——《饥饿的盛世》,透过当时的事件以及社会现象,揭开了这个“伪盛世”,还原了真实的历史。请问张老师,乾隆有带领大清走出困境的机会吗?

  虽然对自己的学识极为自负,但乾隆对自己自然科学方面的缺陷倒是十分清醒。他曾写诗自嘲道:“皇祖精明勾股弦,惜吾未习值髫年。而今老固难为学,自画追思每愧旃。”

  不过,由于西学与中国文化缺乏基本的契合点,康熙时期的辉煌只是昙花一现。自那之后,中国人的西学知识迅速退步。乾隆皇帝的世界观已经从康熙时代的全球观念,又退回到天圆地方,天朝中央。如果你翻阅乾隆年间修成的《明史》,你就会发现其介绍海外诸国的文字,风格居然与成书于公元前的《山海经》没有区别。

  和康熙一样,乾隆喜欢收罗西方器物。与康熙不同的是,乾隆只是做为娱乐品或者艺术品来欣赏这些东西,并不能理解其背后的科学价值。因此,作为文科生的他,基本上是没有机会领导大清走上正确方向的。

  《千年悖论》是张宏杰老师的“作”。此次重装再版,收录了其写作初期大部分优秀的历史文化散文作品,及其早年关于历史写作的两篇采访,并配以精美插图。

  书中,作者以不同的视角,观察和叙写了曾被历史和他人书写、评介过多次的诸如吴三桂、曾国藩、慈禧、朱元璋等耳熟能详的著名历史人物以及中国的科举制度、残忍的酷刑、满族的汉化、隐士的等史实,探究了特定时期的人性,给人以新鲜的阅读体验和发人深省的思索。

  对于历史人物的叙写,在尊重史实的基础上,张宏杰自有一套独特的感觉结构。他以冷静细致的笔法,入木三分的刻画,像写自己身边极熟悉的朋友一样,书写了时代裂变下的各色人物的起伏人生,探索了历史剧场里的人性浮沉,引人深思的同时,也让人对他们多了一份理解和悲悯。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