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师创业低迷的建筑市场 一位年轻建筑师勇敢而巧妙的创业之道

  • 来源:互联网
  • |
  • 2019-10-09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卢昀,男,来自四川成都。2013年6月,本科毕业于河北工业大学建筑系,毕业前曾先后在HHD-FUN(华汇北京)、德国gmp北京和MAD任职实习建筑师,毕业后进入德国gmp北京部任职建筑师。

  2015年3月辞职,与美国哈佛大学城市设计系毕业的张颖,联合成立了MRDA建筑设计有限公司;2015年5月,与美国南加州建筑学院(SCI-ARC)建筑系毕业的范璐,联合创办了MSDA时装品牌。

  伴随着最后一页项目汇报PPT做完,我关掉电脑起身准备下班,打卡器上显示时间凌晨03:48,离开写字楼时我英雄相惜一般和守夜的保安小哥互相点了点头, 看着夜色下空无一人的街道,我想起了自己建筑师北漂这两年熬夜赶图的加班生活,想起每天和100万人挤地铁的城市排斥感,想起了交完一年房租 月底还不起信用卡的酸楚。我想,这些都是“建筑师”华丽外衣下,真实而疼痛的现状。

  平时虽然工作很忙,但偶尔还能约个姑娘出去喝个咖啡、看个电影,跟兄弟朋友们去三里屯喝个小酒打个小牌,帝都的精彩让自己越来越觉得爱上了这座城市,开始有了扎根帝都的冲动。我开始憧憬着自己在帝都的未来,想必在不久的将来,我就能升职加薪,当上项目负责人,亲自主导设计,盖出属于自己的作品,迎娶白富美,出任CEO,登上人生巅峰。

  而此时,公司附近的房子涨到了7w+每平米,而我也一直不屑地认为,除非我脑残,否则才会花几百万、千万买个这种房子。我还清楚的记得那天跟女朋友一起路过卖房的中介,看着每套房上千万的价格,我说“一平米的房价咱们就能游遍中国,两平米就能玩转欧洲,一个厕所就能环游世界了”,说完后我俩放声大笑。

  但不久之后,女朋友准备离开北京,我们面临分手,她说北京生活成本太高太辛苦,而回到家乡有车有房,北京这种漂泊的生活给不了她安全感。分手那天我正在加班赶图,对着电脑里宏伟的高楼大厦模型,设计着北京500多平米的豪宅,但自己几个月的工资加起来却连一平米的也买不起。那一刻,眼泪不经意流了下来,我真实的感受到了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我被无情的现实击垮了。

  骑驴找马,大概是每个想换工作的人会采取的策略,我也不例外。更新了作品集和简历,开始寻找下家,我当时的目标是 “要么能当Leader自己带团队,要么更高薪,要么更轻松”。。。但整个建筑行业在今年特别不景气,大院开始裁员限薪,外企也按兵不动不敢招人。放眼望去,国内的设计公司,自己几乎已经没有什么选择。于是自己投了一些国外的设计公司。

  大名鼎鼎的UN Studio阿姆斯特丹总部很快给我了Interview,我面的Architect职位,加上当时好基友景波正在那儿实习,面试官之一就是他当时的Team Leader。好基友愉快地帮我给他的Leader写了封推荐信,我也认真准备搞定了电面,然后迎来了漫长的一个月等待。这一个月还在公司天天加班,而支撑着我熬下去的唯一动力,就是对Offer的憧憬。每天对着电脑重复着枯燥的工作,心里念了一万遍“老子马上要去UN了,老子马上要去男人的天堂阿姆斯特丹了,靠,爱咋咋滴!”。。。一个月之后,UN的回信来了,不是Offer,而是一封拒信,重重地把我已经飞到天上的幻想摔到了地上,悲壮又绝望。

  后来经清华一位师姐的推荐,把我的简历递给了国内某大型地产公司的老总,在此期间内心极度矛盾 “我真的要放弃建筑设计,转地产了吗”?一些好友也给了我建议“去了地产,以后再难回头单纯的做设计”。于是在这种焦虑矛盾的情绪中迎来了地产老总的回信:“看了你的简历,你的经历太高大上,走的是明星建筑师路线,我们这儿就是盖商业土逼房子挣钱的,可能不符合你的职业理想”。收到这样的回复,让自己哭笑不得,同时也非常无奈。

  而我线日那天接到一通朋友的电话开始。那天我正在天津开会,前一天赶图到凌晨2点多,早上6点坐车去天津开会,同事在会上悄悄和我说我的脸色很难看。。。而此刻电话响了,电话那头朋友说“有个机场项目投标,可以介绍你去参加一下,中与不中,就要看你自己的实力了”。挂断电话,心里一下就释然了,我觉得自己好像有了辞职的勇气,哪怕这勇气背后的理由,还显得不那么靠谱。

  看到这里,可能大家会问 “你才工作了三年,就准备自己开建筑设计公司了?” 没错,建筑师这一中老年行业,我也有同样的基本认知:要开建筑设计公司,首先自己要有多年的实际工程经验,要有实力过硬的设计团队,更要有稳定的项目来源。前两点条件,觉得自己已经基本具备,而第三点,可以在做公司的过程中慢慢积累。

  在德国gmp工作两年,我经历了滨海文化中心项目从概念方案到扩初,杭州南站项目从扩初到现场施工配合,加起来正好是一个完整的设计周期。而在这两年期间,我也在gmp遇到了两位贵人,他们教我的东西,让我奠定了创业基础。

  第一位是我实习时的项目负责人Paddy。Paddy是难得的一位会管理团队的德国领导,他给团队每一个人信任和尊重,他会自己去承担项目带来的负能量,而把正能量传递给团队其他人。在他身上我学会了如何有效的管理团队,让每个人都能工作得开心。即使项目忙碌成狗,但心情是舒爽的。

  其中有一个场景至今仍印象深刻,在杭州的项目专项会议现场,五、六个平均年龄在40左右的结构分包的总工、技术人员等,围着我一个20多岁的建筑师,讨论一个屋顶雨棚结构的节点施工问题,而最后由我提出了解决办法,大家一致认同。散会时,总包递给我烟表示感谢:“卢总,欢迎以后常来指导工作。” 我拒绝 并谢过:“ 叫我小卢就行”。

  和袁总一起做了四川眉山一个酒店的立面设计和景观设计,如今项目已开始施工;和许总、秉总一起联合德国RSAA做了山西忻州的城市设计投标,我作为项目总负责人得到了非常大的提升;接着自己谈成了鄂尔多斯舞蹈学校室内设计项目,和张颖一起顺利完成项目;再后来我们又联合德国RSAA做了极具科幻未来色彩的泰富重工滨海总部项目;2015年4月,我们组成了MRDA史上最大的项目团队,参与北方某市机场航站楼投标,并一举打败了其他三家大设计院,赢得了竞赛第一名。

  MRDA如今正在慢慢地发展,我们遇到了更多的项目机会,也遇到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们认真对待每一个靠谱的项目,即使今年建筑市场不景气,我们对未来依然充满信心。

  2015年5月17日,我清楚的记得这一天,我跟三位好友一起去了中关村创业大街,感受着宇宙中心这群创业者的疯狂。我们一行四人聊着创业的想法,在地产的师兄分析了当今个人建筑事务所的现状,哪怕是在业界干得最好的几家公司,建筑业内很有名气,但老板其实也都没怎么赚到钱,仅仅够养活公司 盖出好作品。

  回家后自己夜不能寐,建筑作为自己的兴趣和爱好,我不希望未来把它当做是养家糊口的挣钱工具。后来想到了再发展服装设计这条分支,跨界做服装设计,将设计、选料、加工制作和销售整合在一起。我将想法告诉了我现在的MSDA合伙人范璐,在得到时尚女神范老板的支持后,觉得这件事可以一起开始做了。

  于是我们轰轰烈烈地开始触及服装这一陌生的设计领域,开始推广品牌,学习设计,学习制版,选料,寻找加工厂。。。最后锁定第一系列主题为“Design for Designers,为设计师而设计。大多数人认为服装赚钱要靠走量,而我们定义的主题就不是要走量的,我们更希望把设计意图实现在简单的衣服上,注重细节,注重点线面,注重构图,注重更多独特的体验。比起走量,我们的目标是走品质。

  如今MSDA第一系列的几套服装已经开始投入设计,计划在六月底生产出第一系列服装面市销售。在此过程中,得到了非常多设计师朋友的支持,不论结果如何,我们会一直坚持下去。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