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公司第第三季“创心之路”第三季——2017年创业数据研究报告

  • 来源:互联网
  • |
  • 2019-10-06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继2016年“创心之路”第二季研究成果发布之后,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EFG)及上海创业力评鉴中心,携手上海财经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企业管理系专家团队,继续进行数据调研与采集工作,并形成“创心之路”第三季的数据研究成果。在前两季对上海创业企业和大学生创业者轮廓描述的基础上,本次研究选择了一个更加具体且具有实践意义的角度切入,即创业过程中的创业困境,探索其发生发展的规律,找到创业困境中最常见的、最困难的、不同阶段的、不同行业/类型企业的等等,并结合外部社交活动与内部团队管理,为广大创业者们展开一幅创业过程中的困境地图,力求能够帮助创业者结合自身创业类型和所处阶段,全方位地了解当前以及未来最可能碰到的创业困境,起到“避雷”和“预警”的作用。

  在阅读大量文献、书籍和案例的基础上,团队成员经几轮讨论确定了“创业困境”这一研究主题。此后,团队成员多次对不同创业者,风险投资人和孵化器负责人就创业过程中的困境问题进行访谈,最终归纳总结出来自于团队、产品/服务、财务和市场四方面共34个较为典型的创业困境。从构思,访谈,形成问卷,发放问卷、分析数据到最终得到结果,共历时6个多月。

  以基金会资助企业为基础,联合10多家孵化器/园区合作,调研累计有效问卷322家创业企业,案例访谈录音资料158家。

  统计结果显示,调研企业主要来自于TMT产业(互联网、IT、移动互联网)、消费产业(传统消费、旅游、教育培训)、文化传媒娱乐产业(游戏、文化产业、影视)和传统产业(农业、环保能源、制造业),超过总数的90%;成立年份基本在2014年之后,较为年轻;且员工人数基本在50人以下,规模较小。

  今年调研企业中女性创业者的比例大大增加了(从去年的12%增加至今年的37%),连续创业经历的仅有27.09%,说明本次调研大部分创业者多属于“初出茅庐”。

  调研中因部分调研企业的收入来源不止一项,因此百分比加总会大于100%。统计结果显示,调研企业的收入来源都比较集中。客户来源70%都来自于企业,客户范围75.45%都在中国以内,且58.18%的主要收入来源为服务费用,综上,地区的企业服务类创业是目前的创业热点。

  调研问题都是多选题,部分调研企业的资金用途不止一项,因此百分比加总会大于100%。统计结果显示,超过一半的调研企业都将主要资源和精力用于品牌构建和营销活动,说明了目前创业抢占市场的重要性;在资金使用比例上,调研企业用于人员薪酬、产品研发和市场营销各方面的资金比较平均,没有“厚此薄彼”的现象;将技术创新和模式创新企业分开统计后发现,技术创新企业确实会在产品研发上投入更多的资金,而模式创新企业会在市场营销上投入更多的资金,在人员薪酬和其他方面的资金投入基本。

  统计结果显示,性别方面,将近一半的创业团队是罗汉团队,女性创业者的比例虽然相在增加,但创业团队中大多都有男性的参与,纯女性团队创业只占8%;年龄方面,超过90%的创业团队平均年龄在25-45岁之间;学历方面,63%的创业团队均由本科生组成,高学历(硕士以上)团队只占了12%;创业团队成员关系方面,大部分创业团队中都有熟人,同事、同学和校友是创业伙伴选择的理想对象,而夫妻、亲戚这种亲密关系共同创业的情况较少,说明创业者还是倾向于选择自己熟悉了解能力或经历的人作为创业伙伴,而亲密关系的作用则没有那么强烈。

  调研企业中,72%的创业者选择了团队创业,说明大部分创业者或出于共同承担风险的目的,或出于弥补自身技能不足的目的,都倾向于团队创业。创业团队的平均人数为3人,最多的创业团队达10人,其中创业前和创业后认识的团队成员各占一半,说明创业团队的组成是“生(人)熟(人)参半”的。

  通过对创业者、投资人和孵化器负责人的访谈,我们总结归纳出来自于团队、产品或服务、财务和市场四方面共三十四个较为典型的创业困境。其中团队方面的创业困境包括创业团队之间以及公司员工两方面的困境,财务方面的创业困境包括融资和资金使用两方面的困境。接下来的分析,我们会用蓝色代表团队方面的创业困境,用橘色代表产品或服务方面的创业困境,用灰色代表财务方面的创业困境,用代表市场方面的创业困境并进行深入分析。

  统计结果显示,最常见的前十大困境中,财务困境和团队方面是最多的,且都是融资方面的问题和员工方面的问题,资金使用以及创业团队之间的问题很少遇到;而产品或服务方面的问题以及市场方面的问题各占其一。

  根据创业者对创业困境的严重程度进行打分(不严重-非常严重:1-5分)的统计结果显示,最严重的前十大困境中,有5个来自于财务方面,且不常见的现金流管理不善问题在严重程度上排名前三,推广渠道问题的严重程度遥遥领先于其他困境。

  为了更清晰地展现创业困境的常见和严重程度,我们以严重/不严重作为横轴,常见/不常见作为纵轴,以前十五名为界限,即发生频率排列前十五名的创业困境纳入常见困境,发生频率排列十五名之后的创业困境纳入不常见困境,严重程度排列前十五名的创业困境纳入严重困境,严重程度排列十五名之后的创业困境纳入不严重困境。

  最终结果如图所示,从图中我们发现,右上角显示的既常见又严重的创业困境主要来自于财务和团队方面,即创业者常常头疼提起的“没钱缺人”问题。相比成熟的大企业,初创企业很难招聘到一流的专业型人才,就算招到了也很难将这些人才留住,因此经常需要退而求其次,招聘一些各方面能力都具备但都不是特别深入的通才,这些公司最初招聘的员工在伴随公司逐步发展起来之后成为了公司“元老”,但其能力可能早已无法满足公司的发展需求,这是初创企业最常遇到也最让人头疼的团队问题;而财务困境不仅仅体现在找融资难的问题上,一次融资之后如何获得后续融资,如何确定融资金额以及所要让出的股权也都是时常困扰创业者的难题。

  在右下角严重但不常见的困境中,我们发现了财务中资金使用方面的问题以及团队中创业团队成员方面的问题,说明虽然时常困扰创业者的一般是财务中的融资问题和团队中的员工问题,但一旦碰到资金使用方面的问题和创业团队成员的问题,不良影响可能更加致命。

  在左上角常见但不严重的困境中,我们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核心员工流失虽然很常见,但对于创业者来说并不是严重的问题,这与创业者们时常提到的核心员工重要性的说法是相悖的,原因可能来自于两方面:第一,核心员工的暂时流失不会影响到公司的日常运营,比如,一家公司少了研发人员并不会导致公司的停止运转,但少了保安、清洁员这样的基层员工就会大大影响公司的日常运营;第二,创业者强调核心员工的重要性可能更多的是出于留住核心员工的口头修辞策略,内心中其实并不认为核心员工的流失是很严重的问题。

  对于相同的困境,技术创新企业和模式创新企业所感受到的困扰程度是不同的。技术创新企业是产品导向的,专注产品研发的同时,这类型企业也缺少除产品研发之外的其他资源和能力,这主要体现在市场细分不合理和过早进入市场两方面的市场因素,因此他们更希望投资人能够提供资金以外的价值增值服务,比如帮助技术商业化、帮助进行推广等服务.

  然而,技术创业者对自身技术有一种如同自己孩子一般的控制欲,又不希望投资人的过度干预,一方面希望投资人能够提供更多增值服务,另一方面又害怕投资人的过度干预导致了技术创新企业与投资人之间关系的严重困扰;而模式创新企业是市场导向的,能否占有市场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模式创新企业的成败,因此抓住客户的需求与喜好,使他们认可并购买自己的产品或服务对于模式创新企业至关重要,而商业模式不同于技术,无法通过一个专利或一项研究成果证明其可靠性,因此在与投资人沟通时,较为抽象的商业模式经常会导致创业者与投资人之间的沟通困难。

  统计结果显示,传统产业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困境最多。首先传统行业进入门槛低,产品趋于同质化,竞争相对激烈;且近年来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人员成本高,更依赖渠道和行业资源,传统产业企业也不受资本方青睐;加之“互联网+”、云计算、ARVR等新技术、新概念的出现吸引了大量资本注入、消费者关注和岗位需求,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传统产业的发展空间受到限制,因此可能遇到更多的问题

  借鉴百森商学院的“创业动态跟踪研究”(Panel Study of Entrepreneurial Dynamics,简称PSED)的区分方法,以经济活动里程碑事件来划分标准,PSED认为,招聘员工、开始销售产品或服务以及获得外部融资这三项经济活动中,完成任意一项都能说明一家创业公司的诞生。而我们更细致地注意到,这三项经济活动的发生是有先后顺序的,因此,根据这三项经济活动的发生,我们将本次调研企业划分成四个不同的发展阶段,分别是:

  通过ANOVA分析,我们发现,处于不同阶段的企业所遇到的困境总数明显不同,如图所示,还未开始招聘员工时的创业企业所遇到的困难最少,这也是新创企业“最愉快”的一段日子,此时创业者无需过多考虑团队、融资、市场等问题,只需将产品或商业模式构思好即可;到了开始招聘员工,但未从产品销售或提供服务上获得资金的阶段二,新创企业遇到的困难激增,一下从“最愉快”的阶段进入“最痛苦”的阶段,原因可能在于招聘员工本身会带来很多的困难,且招聘员工后公司规模的增加也会带来管理上、观念上的改变,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引起一些问题,而此时又没有资金来源,经济压力也会带来很多困难;

  到了第三阶段,困境相比第二阶段有所减少但依旧居高不下;第四阶段,创业企业遇到的问题逐渐减少,原因可能在于发展到此阶段的企业也逐步稳定,因此困难也逐渐减少,但减少并不意味着没有,从创业者选择创业之路开始,创业困境便会“绵绵无绝期”!快速通过阶段二和阶段三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企业避开困境最多的一段时期。

  “20人困境”:知名孵化器Y Combinator的掌门人Sam Altman曾提出,新创企业规模不同,管理模式也不同,在20人的时候可行的做法到了40人的时候就可能是灾难性的。因此我们以20人为界限将新创企业划分为两个阶段。通过ANOVA检验我们发现:对于技术创新企业,公司规模达到20人的企业会比没有达到20人的企业要遇到更多的困境,但这一差别并不显著;对于模式创新企业,公司规模达到20人的企业反而会比没有达到20人的企业要遇到更少的困境,这一差别较为显著。

  接着,我们又进一步统计了技术创新企业和模式创新企业在以20人规模为界限的两阶段所遇前十大困境,结果显示:不论是技术创新还是模式创新企业,在公司规模小于20人时,财务困境都是最常见的困境,而当公司规模大于20人时,财务方面的困境明显减少,对于技术创新企业而言,取而代之的是团队和市场方面的困境,差距最高到达4.5倍;对于模式创新企业,取而代之的是其他三方面的困境。对比公司规模大于20人时技术创新和模式创新企业最常见的困境,虽均属于团队方面员工的问题,但技术创新企业的最常见问题是“员工能力无法满足公司需求”,而模式创新企业的最常见问题是“缺少招聘渠道”,说明不同创新类型的企业对员工的需求也不同,技术创新企业更注重员工的能力,而模式创新企业则更加需要员工的数量。

  刚刚分别从不同类型,不同阶段考察了创业困境情况,接下来,我们将类型和阶段结合,更加具体细致地呈现这些创业困境。

  上图分别呈现了不同阶段技术创新和模式创新企业会遇到的各方面困境数量。首先我们可以看出,不论是技术创新还是模式创新企业,团队以及财务方面的问题都是最常遇见的。接着,对比技术创新和模式创新企业,我们可以发现不同方面困境随阶段而变化的趋势是不同的,对于技术创新企业,团队方面的问题是随阶段增加而逐渐减少的,与之相反的是财务和市场方面的困境;对于模式创新企业,融资问题反而在早期阶段最甚,而到了阶段三,团队问题最为突出。

  我们又进一步统计出技术创新与模式创新每一阶段最常见的前十大困境,分别如图模式创新相关数据所示。

  由图可知,不论是技术创新还是模式创新,不论是处于哪一阶段,融资难是亘古不变的问题,搜狗CEO王小川在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谈中国创新时提到:“中国的创新创业者过早考虑商业模式,以及融资、上市等发展计划,并将“独立持久地活下去”作为唯一成功评判标准,压力更大。”但我们还是可以发现,属于不同创新模式,处于不同阶段的企业所面临的问题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就财务这一问题来看,模式创新企业在刚成立还未开始招募员工时就大量出现缺少融资渠道、融资金额估算不准确、无法获得持续性融资、资金到账不明等财务问题,这一状态一直持续到第三阶段,即获得股权融资之前,因此王小川提到的这一点在模式创新企业中体现得更加明显;相比之下,技术创新企业在刚成立还未开始招募员工之前,所遇困难更多是团队方面的,包括缺少招聘渠道、员工流动率高、团队无法快速做出角色等;而在开始招募员工之后,员工能力无法满足公司需求又成了最大的问题,这似乎也符合技术创新企业对人才的需求,而模式创新相对容易,但较低的门槛也决定了商业创新容易引来众多模仿者,通过大量资本占据市场是模式创新企业获得成功的关键,因此资本在模式创新企业发展的整个阶段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也是其财务问题尤为突出的关键原因。

  当然我们也意外地发现,原本以为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由于控制权、公司发展方向等方面分歧导致的紧张关系在创业困境调查中几乎不曾遇到,这也许也说明了“VC/创始人关系已经发生了根本改变”, 对创始人友好的策略越来越被投资人所接受。

  因此,在此次研究中,我们借鉴作家兼创业Alexander Osterwalder的畅销书《商业模式新生代(Business Model Generation)》 中商业模式四方面九要素的内容,选择客户细分、核心资源和收入来源这三个要素作为区分不同企业类型的标准,并制作成检查表(checklist),帮助创业者根据企业特征对照检查表识别自身企业最常见的创业困境。

  根据商业模式分类,我们选择了较为典型的几种类型企业进行展示,比如,数据显示,对于目标客户是企业并且收入来自于提供服务的企业来说,融到资并不意味着问题的解决,反而融资后团队问题突显;对比不同核心资源的企业融资前后困境数据,我们发现,对于核心资源是人力资源的企业来说,钱会是最大的问题;而对于核心资源是知识资产的企业来说,团队和产品或服务的问题会更多。

  在遇到困难之后,创业者会向谁寻求帮助呢?结果表明,朋友和熟人是主要的求助对象,同班同学和前同事紧随其后;其他求助对象中主要是一些专业机构,如园区、外包公司、FA、银行、律师等等。

  技术创新需要投入大量资源进行研发活动,而本次调研的结果发现,60%的技术创新企业并未将公司的主要资源和精力用于研发活动,这样的创新需求与资源分配的不匹配也带来了不利的后果。这些困境上的差别主要来自于财务方面,因此,技术创新企业应该专心做研发,这样更不会遇到财务方面的问题。

  还有一种创新类型和资源分配不匹配是模式创新企业将主要资源和精力用于研发活动,这种企业在本次调研中所占比例达34%。ANOVA分析结果显示,将主要精力用于研发活动的模式创新企业同样会遇到更多的困难,困难差异主要来自于团队方面。

  综上所述,创业者要注意,作为技术创新企业而没有将主要精力和资源用于研发活动,以及作为模式创新企业却将主要精力和资源用于研发活动都是一种“三心二意”的行为,这种“三心二意”真的会带来更多困难!

  在“跨界”创业日益流行的大趋势下,本次调研探讨了一种特别的“跨界”创业方式:创新类型和创业者先前经历不匹配。结果发现,65%的技术创新创业者之前是没有产品设计与研发经历的,而33%的模式创新创业者之前有产品设计与研发经历,这种先前经历与企业创新类型的不匹配也会给企业带来更多的困难,这种困境的差异主要来自于团队方面。因此,创业者在选择与先前经历无关的创业类型时需要做好心理准备,因为在创业过程中可能会遇到更多的困难!

  针对创新类型与创业者先前经历不匹配的问题,一种方式是通过创业团队的搭建来弥补,创业团队人数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为新创企业带来多样性的技能和更广泛的资源,那么创业团队人数是否能够弥补创新类型与创业者先前经历不匹配对所遇困境总数的负向作用吗?结果显示是可以的,创业团队人数的增加意味着团队成员拥有的技能、资源可以与创业者的相互补充,从而弥补其因经验不足而带来的更多困难。

  调研结果显示,创业者的社会网络关系与所遇困境总数是呈显著负相关关系的,一个创业者拥有更好的社会网络关系,即与外界交流得更加频繁,所遇到的困境数量也会减少,且社会网络的作用对于模式创新企业的作用更加明显,这种差异在市场方面所遇困境上最为强烈。结合技术创新与模式创新的特点,我们非常好理解这种结果,在模式创新企业的竞争中,由于各企业的技术含量都不高,谁能占据最大的市场份额,谁就能笑到最后。而在抢占市场的过程中,社会网络关系又发挥着重要作用,与行业内组织、政府组织保持频繁的交往能够帮助企业进行商业模式的优化和规模经济的运用,且有助于特定资源和业务的获取。

  之前的结果已显示,创新类型和创业者先前经历不匹配会给企业带来更多的困难,一些创业者可能会通过外部社交中弥补先前经历与创新类型不匹配的不利影响,但是这种社交有用吗?调研结果显示,对于技术创新企业来说,社交的投入能够弥补经历不匹配的不利影响;但对于模式创新企业来说,花过多精力在社交上反而会加强经历不匹配的不利作用,即“社交无用”,原因可能来自于若将过多时间和精力花费在与外界社交上,会忽略企业发展过程中的一些问题,尤其是在专业型要求较高的技术创新企业且创业者并不具备相关研发经历的情况下。前海母基金靳海涛在总结创业公司5个层面的30种死法时提到“实际控制人的精力过于分散”也会导致创业公司的失败,创业者同时做好几件事情不如专心做一件事情,特别是在自身经验不足的情况下。因此,当先前经历与创新类型不匹配时,技术创新企业的创业者可以适当通过社交寻求外界帮助,而模式创新企业的创业者还是将精力和时间用于企业本身,不要进行太多无用的社交活动。

  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 Shanghai Technology Entrepreneurship For Graduates,简称创业基金会或EFG)成立于2006年8月,是中国首家传播创业文化、支持创业实践的公益机构;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简称“天使基金”)是上海市政府设立的专注于扶持大学生青年创新创业的公益基金。创业基金会以培育创业环境、播撒创业种子、激发创业力量为使命,联合社会各界开展创业资助、创业教育、创业倡导等业务。

  越来越多的有梦想、有、有准备、有能力的青年创业者在“天使基金”的陪伴下起航、成长,优秀创业企业不断涌现。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